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平码公式大全 >
日出或日落的优美段落
发布日期:2019-12-02 03:11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出日落都是自然界一种极为常见的现象,它们五彩缤纷、光彩夺目,我都很喜欢。

  空中的云,被即将西下的夕阳,染成各种色彩:深红、浅红、桔黄、淡黄……白天那蔚蓝的天空,这时被夕阳装点的富丽堂皇,随着太阳的渐渐西下,天空的颜色越变越深:淡紫、深紫、深蓝……直到太阳完全落下,日落结束了。

  真不知道是那天晚上睡得太早还是什么,一大早就睁开了眼,看了下钟,才4点多,再睡一会儿吧!于是爬上床,闭上了眼睛,可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就不睡了,我爬起身,走到窗户边,望着天,看日出。天才蒙蒙亮,万物似乎还在甜甜地睡着。望着天空,感觉是那么恬静,又那么深不可测。过了一会儿,一丝光亮撕破了灰暗,几缕淡淡的“金光”洒向大地。我突然感到日出和日落是多么得相似啊!空中的云朵,被在向上跳跃的太阳的光打扮地五彩缤纷。云的形状也在不停地变化着,一会儿变成骏马在空中奔跑着,一会儿变成小鸭子摇摇摆摆地向前走着……再看看马路上,已经有行人的身影,他们迎着朝霞去工作,望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想,他们一定是在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充满美丽的曙光而奔波,傍晚,当他们披着夕阳回来之时,一定有着满满的收获。

  我喜欢日出给人的感觉,那是新的希望,新的起点,新的开始;也许你不喜欢日落,因为总是记得李商隐《乐游原》中的那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是,我要告诉你,日落也是美妙的,因为只有夕阳的渐渐西下,才会有新的曙光的再次到来,才会再一次看到美丽如画的日出。

  太阳,每天都会消失在地平线,只是季节不同,变换着时间。火烧云在天边席卷了出一边近乎绝望的光芒,那种唯美在光与影的重叠和分离中,淡却了声与色。余辉,掠过水面,消失不见,只剩下天蓝色囚禁在夜空的背面。在黑夜来临之前,期待白昼给光明自由。

  展开全部暮蔼中的夕阳未曾引起过我的注意,因为身处小城镇的我没有机会领略雄伟和大美,至多可以觅来“长河落日圆”“夕阳无限好”此类诗句来安抚渴望美的心。可是,高建群的震撼也让我震撼了。三次落日的景象如三幅巨画展现于眼前。

  评论家说高建群是一个具有崇高感和理想主义色彩的写作者,就这篇文章来说,我认为是中肯的。

  美学范畴里有个词叫崇高,区别于优美它呈现出的是一种庄严、伟岸的美。这主要是因为人的主体与自然界的客体相互处于矛盾的激化之中,罗布淖尔荒原的空旷、死寂让人的血液冰凉,让人的心冰冷。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即使有音乐。萨克斯吹奏出的是梦幻般死亡的感觉,这种死亡的感觉就像黑戈壁上弥漫的瘴气,缠绕着倍感苍凉的心。在此时此地,人可能更多的想到的是逃离,尽管有人就是追逐荒凉而来。是什么让作者暂停住脚步?是蓦地回头一瞥留意到的那一幕:空旷的西地平线上,一轮血红的落日停滞在那里。……我们,我们的车,还有刚才死气沉沉的罗布淖尔荒原的黑戈壁,此刻都罩在这一片回光返照中。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的脸,每个人的脸都泛着红光。我们感到自己像在画中。读到此,我也感觉走进那时那境地,是作者用文字在播放音乐,让我们的灵魂在〈〈泰坦尼克号〉〉的音乐声中颤抖。这音乐不仅加强了落日的辉煌之感,而且进一步引发了深深的思考:死亡原来也可以是一件充满庄严和尊严的事情。落日将要陨落前的绚烂,是永恒的大美!文章不仅有激情和文采,更重要的恐怕莫过于智慧的深度了。我们不必旁征博引,来证实这世界上有许多尊贵的死亡,就用那艘船的沉没来细看人性的光华。灾难突然降临,老船长稳握舵轮,老夫妇静卧床铺,提琴手安然演奏,把生命让给妇幼的人们,在海水中永生。爱,为爱而死,现实理性的人们可能不屑于此,因为不爱护自己生命的人如何保护他人的箴言禁锢着思想,可是,谁骨子里不渴望一点浪漫、些许疯狂?更何况,在冰冷海水中的杰克无怨无悔,他的爱铸就的价值该超过那颗“海洋之心”吧!落日前的从容,绽放的大美就如灿烂的烟花,瞬间也成永恒。我想高建群是喜爱罗曼·罗兰的,否则他不可能提到约翰·克里斯朵夫,这是一位满怀生命热情却又遭到敌对世界误解的极其诚恳的艺术家,他是罗兰的理想主义之构想,豪放的风格适合英雄的人物,所以高建群是会追随罗兰的崇高的,哪怕是用日出来烘托日落。

  三次落日的描写不用一一道来,可读者不得不注意作者对三次落日的安排。第一次的柔和、美丽、安谧为第二次的庄严神圣作了很稳定的铺垫。第三次,落日不见,看到的是灿烂、热烈、夸张的火烧云,隐藏了主角,隐藏不了的是作者的深意。因为一片红光中有匆匆的背影正向历史深处走去,回忆慢慢苏醒,匈奴民族和成吉思汗的英雄之气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在第三次描写中没有看到的落日的影子,而且这增强了文字的厚重感。这让我想起了余秋雨,他的〈〈行者无疆〉〉让我觉得读万卷书真的敌不过行万里路,尽管评论家不断在批判他大散文中的硬伤,可是我觉得他的文气比那些小资情调的散文写家们要强上百倍,而这种文气缘自于历史文化的底蕴。而高建群也是身体力行的实践着文化之旅,所以他不仅是沾了西部的光,所以他的落日才让人震撼。

  我还想说的是,西域的特质不仅酝酿了粗犷,细腻也是散文家特有的触角,大西北的 背景遮挡不了作者潺潺的情感之流。

  第一次的落日,作者用了一个比喻:轮子。教此文时,我还特意让学生多作了一番比喻。饼、乒乓、盘子、蛋黄,林林总总的比喻出现,再加上作者写第二次落日时用的“硬币”,似乎只有轮子才更贴切,估计就是作者自己也无法再超越,这细微处不正见出散文家该有的细腻吗?

  《西地平线上》被编入教材时删除了很多段落,个人觉得有该删的,也有不妥的,这倒让我特别留心文中描写第三次日落结束时的一句话:接着就是中亚细亚那著名的白夜了。这句话的价值何在?我还让学生讨论了一番。不可能是为了提到另一种独特的天文现象,只能从散文诗意的角度考虑,细琢磨,落日之后应该是黑暗,而作者却要让黑夜天空明亮,或许这就是对落日的刻骨纪念吧。

  文章结尾处才提到奉行“雄伟”和“大美”的两位画家,日本的东山魁夷和中国的张大千。东山魁夷的风景画中不出现人物形象,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和对人生的强烈情感。高建群对落日纯粹的描写不是正和东山魁夷相通吗?关于张大千我只想说说他的大写意的荷花,画中的主体通常都是一朵或几朵舒展开的花瓣,中间露出莲蓬和花蕊。花瓣双勾,但不过多敷色或墨,只在勾线处用少许淡色或淡墨,在花瓣的尖部用浓色或浓墨勾画,花蕊用藤黄和大红点出,清新淡雅,让人百看不厌。敦煌归来,他的荷花却为一变,明艳中现拙厚,清新中见精神,煌古壁画的神采风韵,沉寂了千年之后,在张大千的笔下得以重生!

  荷花、落日看来就不仅是大自然的馈赠,有了作家的再创造,自然之美与人文之美绝好的融合在一起,这就是大美。

  看来新教材的选编的文本并不是说只给人全新的视觉感受,更应该让人产生全新的心理体验,而这种全新又不是孤立的,是与社会、生活、历史等相关联的。当然,更关键的是这样的文章使人对于美的感受永远不可能丧失。所以学生是可以从这样的文字中获得素养的提升的。

  日出日落都是自然界一种极为常见的现象,它们五彩缤纷、光彩夺目,我都很喜欢。

  空中的云,被即将西下的夕阳,染成各种色彩:深红、浅红、桔黄、淡黄……白天那蔚蓝的天空,这时被夕阳装点的富丽堂皇,随着太阳的渐渐西下,天空的颜色越变越深:淡紫、深紫、深蓝……直到太阳完全落下,日落结束了。

  真不知道是那天晚上睡得太早还是什么,一大早就睁开了眼,看了下钟,才4点多,再睡一会儿吧!于是爬上床,闭上了眼睛,可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就不睡了,我爬起身,走到窗户边,望着天,看日出。天才蒙蒙亮,万物似乎还在甜甜地睡着。望着天空,感觉是那么恬静,又那么深不可测。过了一会儿,一丝光亮撕破了灰暗,几缕淡淡的“金光”洒向大地。我突然感到日出和日落是多么得相似啊!空中的云朵,被在向上跳跃的太阳的光打扮地五彩缤纷。云的形状也在不停地变化着,一会儿变成骏马在空中奔跑着,一会儿变成小鸭子摇摇摆摆地向前走着……再看看马路上,已经有行人的身影,他们迎着朝霞去工作,望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想,他们一定是在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充满美丽的曙光而奔波,傍晚,当他们披着夕阳回来之时,一定有着满满的收获。

  我喜欢日出给人的感觉,那是新的希望,新的起点,新的开始;也许你不喜欢日落,因为总是记得李商隐《乐游原》中的那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是,我要告诉你,日落也是美妙的,因为只有夕阳的渐渐西下,才会有新的曙光的再次到来,才会再一次看到美丽如画的日出。